网站首页

清江大闸

大字 日期:2017-03-10   |   来源:网络

  漕运襟喉清江闸

  清江大闸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淮安市区里运河上,历史上是京杭大运河的漕运襟喉,是目前京杭大运河上仅存的维护得最好的一座古闸。闸下的里运河东西贯穿淮安市区,闸上的若飞桥连接淮安市区的清河、清浦两区。
  清江大闸是由一座用黑麻石(玄武岩)长方条石和煮熟的糯米浆拌石灰做粘合剂砌成的宽7米许的正闸和一座建造时间比正闸晚且闸身矮闸门略窄的越闸组成。正闸桥面原是可启闭拉动的木桥,越闸是固定的木桥,现在均是钢筋水泥桥。正闸的前后均有闸塘,迎水的上水闸塘小,出水的下水闸塘大。现在,历尽几百年风风雨雨的这两座闸在京杭大运河上巍然屹立,仍不失当年的雄风。

  湍流激荡舟楫险 

  清江大闸经清代康、雍、乾、嘉、道各朝重新加固,最后将闸口放宽至7米许。“清江闸,捷石畚土为楔,横板二丈有奇。工曹司其启闭,闭则下钥,启则怒流……明清江浦户曹二、工曹一,督造粮船。今裁户曹之一,并于工曹。商舟由闸,例征钞若干,梁头若干,给闸票,限十月讫事。如限内虽十往返,无限也”。
  闸下溜塘深广,水险流急,这里是千里运河漕粮运输所必经之襟喉要道。漕船北进,越过黄河,异常艰难,据《淮安府志》记述:“伏秋水溜,漕舟上闸,难若登天,每舟用纤夫三四百人,犹不能过,用力则断缆沉舟。”这里是舟船难过的险关。
  清初诗人吴梅村曾有诗慨叹清江大闸道:“岸束穿流怒,帆迟几日程。石高三板浸,鼓急万夫争。善事监河吏,愁逢横海兵。我非名利客,岁晚肃宵征。”
  过闸之艰险,淮阴籍剧作家陈白尘也曾有一段生动的描述:“大闸原来半里宽(笔者注:实际没有)的河面,除了越闸分去不足三分之一的河水,其余的都奔向这狭窄的闸门而来……你冲我撞……于是互相激荡,形成汹涌澎湃之势,而两岸石壁,回声相应,发出震天的怒吼。当这些怒流在约莫五丈长的狭窄的闸堂中被两岸巨石束缚得互相撞击、左右翻腾之后,终于挤出大闸的后门……在大闸塘里形成无数的漩涡。在几十丈宽广的闸塘中回旋之后,它才以一泻千里之势直奔长江而去。”
  解放前,淮安流传这么一句俗语,叫“眼一瞎、跳大闸”。投身水中很快就会被卷入漩涡,不见踪影,所以旧社会里无法生存下去的穷苦人常有人在那里跳闸自尽而很难被人救援。
  据走访目前健在的80岁以上的老闸工(最后一名)、老船工、大闸附近老住户了解到,解放前,清江大闸上有20多人组成的民间服务队(闸工)专门为上水和下水的船服务。每逢上游来船过闸时,如临强敌,妇女在船舱里焚香祷告,求菩萨保佑,求闸神平安放行。闸上的闸工用几十米长的2到3根粗缆绳拴住船上的缆柱,在离闸30多米的南岸有3根离地1米长的石柱或木柱,将粗缆绳在桩上绕一道,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慢慢向下放船,被闸工和船工称之为“掂船”。船上专门有闸上的闸工领航,船尾的舵在过闸时就不起作用了,多用造型像橹但比橹大的木制大长舵挂住船尾控制方向,也有经验丰富的舵手善用反舵来对付湍流而不用特制的大长舵。下水船的船头要正对现在的“若飞桥”石碑下的坝墙,而不能正对闸门,不然的话,从河心缓冲过来的水流就会把船冲到南面的闸墙上而造成严重事故。有的船在过闸时没控制好被回流带着打转,甚至卡在闸门里,那是很危险的。当下水船行到离“若飞桥”石碑下闸墙1米时,由北而南的水流就自然将船送进闸门。未进闸口时,船上船工有的手拿竹篙,有的手持芦柴捆或棕榈靠球靠住船帮以防船与大闸相撞。进闸时,船尾翘得老高,人们不得不把心悬到嗓子眼,船上人与闸上观众会一齐高喊“过闸啦!”进闸后瞬间,船就攸地穿过闸门,冲进船塘。有的船顺流而下,有的船在闸塘里打转一圈才能平稳。船顺利过闸,闸上指挥就敲锣告示,这时岸上观众会齐声鼓掌,船上人也燃放鞭炮以示庆贺。如有不慎,船与闸墙相撞,则船毁人亡,倾家荡产。这时守候在船塘两旁几条清江浦商会的红色救生小划子会立即出动救人。
  旧社会在运河上搞大船运输的多属帮派。满清统治中国后,汉民普遍怀有对抗情绪,许多地方成立起秘密反清组织,清门教便是其中之一。揭榜僧人翁、钱、潘打着“奉旨”传教治帮的旗号,在漕运总督支持下,开帮收徒,各地粮帮,统归清门教管理。此后,三位师祖对漕运事务都涂上了佛教的神秘色彩,对漕运管理十分严密。粮船共一万一千二百五十只。造船所用木料、尺寸、船板计数、船上对联、船上设置都有统一规定。粮帮共计一百二十八帮半。粮船、粮帮、运粮数目分到江苏、浙江、湖南等八省。其中江苏省二十一帮,派船1638只。据老人们回忆,解放前“安青帮”的船仗着自己的船大人多势壮,过下水闸时,他们不要闸上人保驾护航而自己“掂船”。他们把用长粗绳拴住的铁锚抛入河心,然后将绳在自己的船桩上挽一道慢慢向大闸放船。大船过去后,留下两条小划子在后收好锚和绳再过闸,小划子过闸时的凶险自不待说,往往小划子被湍流掀翻,引来岸上看热闹的人一阵哄笑,而小划子上的人仗着自己的水性好却无生命之虞。
  上水船过闸是很吃力的。据《淮安府志》记述:“伏秋水溜,漕舟上闸,难若登天,每舟用纤夫三四百人,犹不能过,用力则断缆沉舟。” 后来过闸必须用“绞关”。据老闸工、老船工、老住户回忆,当时大运河的南岸和北岸各有两处“绞关”,也就是在现承德路大桥的东侧5—15米处,北岸的西”绞关”靠承德路大桥近一点,东“绞关”在现越闸桥的东5米的位置上。南岸的“绞关”离承德路远一点,两“绞关”相距10米左右,“绞关”是固定在两岸的高坡上,是用硬木做成的绞盘,拉船用的钢丝缆绕在绞盘上。大的上水船过闸用4个“绞关”,小的两个即可。钢丝缆栓船的一头均系上软绳,由闸工掌握,上水船过闸前由闸工把钢丝缆抛给船工,将缆套在船桩上。上水船过闸时负责“绞关”的闸工要听从闸上锣声指挥。锣声调度南岸和北岸的“绞关”动作,”绞关”闸工依据锣点确定北岸还是南岸的“绞关”着力,锣声特别紧时就是船要过闸了,几个“绞关”须一鼓作气地拼命地绞,每条船过闸后,每个推“绞关”的人可拿到2—3个铜钱。上水船上来以后,纤夫就必须马上给上水船拉纤,须臾不得松懈,这时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会主动帮上一把,也有的是专门以此为营生,拉到北门桥要几个脚力钱养家糊口。无论是上闸和下闸,都要根据船的大小收钱。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一般下水大船收4—5块大洋,上水大船收8—10块大洋。推“绞关”的闸工一般需要6—8人,有时也增加到12人,“绞关”是用桑、槐等硬木做的,推”绞关”的推柄也是桑、槐木做的,推柄方头别在“绞关”上,手攥的部分是圆的,像锹柄子那样粗细,推“绞关”拉船时有很多人观看,当然也会有人义务做好事,帮上一把劲。上水船没过闸时停在闸塘的北边即中洲南边,下水船停在铜元局西边的河南岸,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通航安全,市交通局还在两岸竖4块牌子,禁止在闸口到双摆渡(现在的常盈桥东60米处)之间停船。

  闸情塘趣话沧桑

  清江大闸很少关闭闸门,多在修闸时才关闭。清江大闸正闸和副闸(越闸)都是双闸门,双闸槽至今还完整地保留在闸墙上,双闸门的好处是修闸时在两门之间塞上装泥的草包防止河水渗漏。一位少年时期家住清江大闸旁且常在大闸内玩水的老人回忆,一次他和其他少年一起在大闸内比“捣猛子”,看谁能捣到底,当时他捣到闸底竟摸到和闸槽相连的滑溜溜的闸槛,闸槛有20厘米宽,闸槛是石头的。从一张清江大闸老照片可以看到,清江大闸上两边各有三根与闸身成一体的且相向斜着的长方形粗石桩,这是用来装辘轳吊闸门的,现在已没有了。在大闸西边的两旁闸墙上至今还留着多年来被“绞关”的钢丝缆和“掂船”的缆绳捋出来的多道深深的凹痕。
  1938年的一天,一条日本鬼子的机动商船载着满船的大洋和铜板下江南,经过清江大闸时,闸工都躲得远远的,没有闸工帮助日本人“掂船”,上游和下游的水位落差使这条日本船栽到了大闸塘的河底。后来,曾有“捣猛子”高手从沉在河底的日本商船仓里摸上大洋来。这条船在上世纪50年代末被打捞上来,船上的两台机器分别给航运局和航运公司装成两条船用了好长时间。
  清江大闸至今已有594年历史,为中华民族的南北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郭应昭)

 

相关新闻

魅力淮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淮安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魅力淮安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魅力淮安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