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花街

大字 日期:2018-10-10   |   来源:网络

这是一条距离不长的街道,站在这头就能望见那头;这是一条历史很长的街道,今天的我们似乎看不清它昨天的模样。

这条街吸引了大清王朝康熙、乾隆两位皇帝流连忘返;这条街走出了一位文学奇女子,诞生了一部传世长篇弹词《笔生花》……

这就是花街,城市的文脉,清江浦的一个根。

 

 

 

流传两个美丽的传说

漫步在这条沧桑而局促的街道上,总想知道历史深处的花街是一幅什么模样。

走访中,许多人已经无从知道那段历史了。史料记载,由于早年运河兴盛,清江浦作为水路枢纽,南来北往的客商和船工便在大闸口舍舟登陆进入淮安城。以前人走的就是花街这条路,从而繁荣了花街,所以花街因运河而兴。

对于花街的来历,在花街生活了60多年的陈尔敏大爷介绍,花街的由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无从考证,但却留下了两个美丽的传说,让人久久地回味和向往。

“一种传说是这条街很早以前商业繁华,商贾云集,私家花园众多,所以养花、赏花、评花便成为这条街的一大特色。花香四溢,满条街自然充满了花的芳香,花街之名也由此传开。”陈大爷介绍,除了种花、赏花说,花街得名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卖花。以前这里家家都做花,用上好的苏州府香绢做成,瓣大,蕊艳,色多,样俊,跟鲜花一般。更为重要的是,据说每年京城里都派人下来察看,挑选花样,送进宫里,专供皇城里嫔妃宫娥们戴。这让花街名声大噪,历代商贾富豪、文人墨客蜂拥而至,还吸引了大清王朝康熙、乾隆皇帝先后多次驾临。

市文物局工作人员认为,花街由来,虽没有具体的说法,但两种传说或许都正确,而且并不矛盾,无论是种花还是卖花,花街注定与花有关。

有关资料显示,早年的花街是一条三四里的长街,街两旁老房子居多,属于淮安的老城区,就好像是南京的夫子庙。在承德路还没有修建时,东大街、牛行街都属于花街。1998年,政府投资新建承德路,将花街一分为二,西边部分并入到东大街和承德南路,足足少了一半。而正是承德路的修建,也改变了花街的命运。承德路修建之初,人们进入老城除了北边的北门桥,大多需由大闸口经花街入城,而承德路的通车完全取代了花街入城通道的功能,花街自此开始更见冷清了。

走出一位文学奇女子

“虚窗暗透风如剪,深院絮飞雾似帘。”

漫步花街,看着那青砖灰瓦的一幢幢房屋,不禁想起了邱心如的这句弹词,想起了200年前生活在花街上的这位奇女子,想起了她的传世长篇弹词《笔生花》。

那时的花街是清江浦最繁华、热闹的地方,茶食店、杂货店、车行、布店、中药店等一应俱全,特别是几大花店更是引人注目,街内不光花多,还有花船、花篮、花灯、花扇、花伞……20岁嫁到花街一个大户人家的邱心如,常在花街的茶楼弹唱她自己创作的《笔生花》,抒发她对女性悲剧命运的哀叹。

据史料记载:公元1805年,邱心如出生在清江浦石码头街。邱心如从小深受家庭文化的熏陶,其祖父、父亲都是当地很有文学造诣的文化人。她7岁时,随父读私塾,自幼聪明伶俐,智慧过人;20岁时,长得眉清目秀,楚楚动人。她开始创作弹词作品时,刚年满18岁。婚后她日夜操劳,写作弹词巨著《笔生花》。不久丈夫死了,爱子又夭,接着公婆又相继离世。邱心如贫困无依,不得不重回娘家,在饱尝了人世辛酸的艰苦岁月中,她前后用了约30年的时间,以汗珠和泪水凝结成《笔生花》这部近120万字的宏篇巨制。《笔生花》是继《天雨花》和《再生缘》之后又一部出自女作家之手的长篇弹词。全书结构宏伟,情节曲折,有说有唱,诗文并茂,是我国文学史上罕见的曲艺巨著。

著名历史学家郑振铎在评论邱心如的《笔生花》和陈端生的《再生缘》时认为,《笔生花》在写作技巧、人物刻画与情节安排上,都比《再生缘》细微、巧妙、生动活泼,无异于是一个重大的文学发现,是当时一部难得的好作品,从而奠定了《笔生花》在中国文学史上无可争议的独特地位。

作家申海琴在她的散文《花街》中写道:“花街的来历,据说一是因过去在街上住的人家爱摆弄花草,二是为宫廷做绢花而得名。我倒觉得是因为邱心如似花一般的美貌,和她创作的在我国文学史上产生巨大影响的《笔生花》而得名的。因为在我看来邱心如就是花街的形象大使,成了花街文化底蕴和气质风韵的代表。”

承载老百姓生活的地方

上百种的小吃,一家挨着一家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群,陈尔敏大爷记忆中的花街,是涵盖了日用商品、小吃、娱乐、集会等承载着淮安老百姓生活的地方。

说到花街,不能不说花街的小吃。作者杨溢在他的散文《淮安花街》中写道:“无论早晚,饮食摊点星罗棋布,花街的小吃早在乾隆年间品种就达百余种,虽历经百年沧桑,小吃品种仍斗艳争奇:文楼汤包、菜蒸包、油煎包、牛肉馄饨、肉丝面、黄桥烧饼、牛舌烧饼、油端子、浦楼茶馓、麻花、绿豆圆、薄脆、糖粥、蒸糕、糯米甜藕……让你眼看不过来、嘴吃不过来。”

要是逛街逛累了,就坐下来歇歇,品尝一下花街的特色小吃。想象一下,坐在古香古色的花街里,品尝着有着特色的美味小吃,听着咿咿呀呀的淮剧,岂不美哉?

“在我们小的时候,这里就是我们的乐园啊。”陈尔敏大爷沉浸在回忆之中。当时花街的住家户比较多,大多是古朴的两层小楼,一到傍晚的悠闲时光,老人们会在自家门口摆上一盘棋局,招呼棋友前来对弈,或者是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拉个二胡,吹个长笛,也吸引了花街上的戏迷票友。除了京剧之外,老人们最常听的就是淮剧,每个人都会拿着泡着茶叶的小茶壶,抿上一口茶,晃着脑袋哼上一番,那场景别提有多悠然自得。大人们则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回到家就赶紧忙着做饭,这个时候的花街,家家户户都飘来了饭菜的香味。小孩子们则是一天在学校憋坏了,一到这个点就撒着欢儿地往外面跑,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做游戏。那时孩子们玩的都是滚铁环、扔沙包、跳皮筋儿,不等到大人催促着吃饭是绝对会忘记回家的,玩得浑身脏兮兮,到晚上就免不了家长的一顿臭骂。

“你能想象到那时候的场景吗?就像电视剧《大宅门》讲的老北京的模样,人来人往,民风古朴,生活虽然简朴,但是大家却很满足。在大多数人的心里,这里就是我们那时候的‘老北京’。”陈尔敏大爷感慨道。


 

相关新闻

魅力淮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淮安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魅力淮安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魅力淮安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